当前位置:专题首页>光辉历程

    海陆丰革命根据地——中国农民革命运动的先导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6-28

      海陆丰革命根据地是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起义较早的地方,是全国第一个县级苏维埃政权诞生的地方。根据地在党的建设、政权建设、军队建设等方面进行的实践,被毛泽东在《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?》等著作中充分肯定,为中国革命新道路的形成提供了宝贵经验。

      领导海陆丰农民运动的大王

      在旧中国,广东省海丰、陆丰两县的农民,长期以来深受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压迫,“终日在地主的斗盖,绅士的扇头,和官府的锁链中呻吟过活”。

      抗争的地火奔突运行,革命的力量有赖革命者去集聚。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,在以主要精力领导工人运动的同时,也派出力量发动和领导农民运动。其中,海陆丰的农民运动,是建党初期范围最广、影响最大的一次农民运动,开创者是后来被誉为“农民运动大王”的彭湃。

      彭湃所在的家族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大户,拥有大量田地、众多雇工,仅每年收田租就高达1600多担谷,收高利贷400多担谷。然而,优裕的生活并没有阻挡彭湃追求真理的脚步。面对民族的苦难、民众的苦痛,彭湃逐渐树立起救国救民的宏愿,并在接受马克思主义过程中,决心为救民于水火、救国于危亡奉献一切。

      1921年5月,从日本留学回国后,彭湃参加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,长期在广东从事农民运动,1924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。他当众烧掉自家地契,把田分给佃户,毅然决然地背叛自己的剥削家庭,脱下长衫到农村去,领导贫苦农民闹革命。彭湃的革命行为,遭到了几乎所有家人的反对。他自述,“除了三兄五弟不加可否外,其余男女老幼都是恨我入骨,我的大哥差不多要杀我而甘心”。面对重重困难,彭湃不予理会,他坚信,“川流百折终到海,不怕拐弯,只怕不动,若是永远不歇的动,一定成功”。

      在彭湃等人努力下,1922年7月,海丰县赤山约第一个秘密农会成立。到1923年5月,海丰、陆丰、惠阳三县共有1500多个乡建立了农会,会员达到20多万人。1927年10月,彭湃等人领导武装起义后,建立了海丰、陆丰县苏维埃政府,这是中国第一个农村苏维埃政权。1929年8月30日,彭湃在上海龙华英勇就义,年仅33岁。

      开展减租运动、打倒土豪劣绅、反对贪官污吏、建立自己的武装,海陆丰等地农民运动高歌猛进。农民群众组织起来,反动势力遭受重创,形成了“政治的中心不是县政府,而是县农民协会”的局面。

      革命的运动,需要革命的政党。在风起云涌的农民运动中,海陆丰的广大共产党员始终站在斗争最前沿,赢得了广大群众的拥护支持。认定共产党好,就跟着共产党干。在海陆丰,“党在农村中是很有权威的,农民大都愿意加入CP,他们都知道农会是共产党的,或者以为农会就是共产党。国民党呢,农民都不愿意加入”。彭湃撰写的《海丰农民运动》一书,成为当时从事农民运动者的必读书。

      在党的领导下,海陆丰农民运动犹如黑暗中的星火,在南中国的大地上点燃、蔓延,为大革命失败后建立根据地奠定了坚实基础。

      点燃海陆丰农民斗争的星火

      1927年4月12日,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。4月15日,广东军阀步其后尘,在广州、汕头等地进行反革命大屠杀,包括著名共产党员萧楚女、熊雄等在内的2000多人被残忍杀害。面对白色恐怖,海陆丰的共产党人没有犹豫退缩、等待观望。他们以对党的无限忠诚,义无反顾投身革命、掀起风暴。

      当时,国民党广东特别委员会以为海陆丰的农军是站在自己这一面,于是在4月20日发电报,要求其进行“清党”。中共海陆丰地委虽然此前已经了解到反革命的动向,但没有料到来得这么快。于是他们采取缓兵之计,一方面让农军大队长回电,表示拥护“清党”,另一方面从扩大工农武装、加强党的领导、集聚起义物资等方面进行武装斗争的准备。4月30日深夜,海陆丰两县及各区的讨蒋行动同时爆发,很快夺取政权。5月1日上午,海陆丰两地沸腾起来,人民群众涌上街头,“打倒蒋介石”“人民团结起来”的怒吼响彻云霄。随后,两县举行庆祝“五一”劳动节大会,宣布成立临时人民政府,颁布革命纲领。这次革命行动,引起反动派极大仇视,他们调集军队,疯狂镇压,海丰、陆丰相继陷入敌手。

      历史发展必然会有曲折,也必然会不断前进。8月1日,南昌城头的枪声,像划破夜空的一道闪电,使中国人民在黑暗中看到了革命的希望,在逆境中看到了奋起的力量。随后召开的八七会议,确定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。这让海陆丰的党组织和人民群众认清了全国形势,明确了革命方向,找到了斗争出路。

      从9月到10月底,海丰、陆丰及其附近地区爆发两次武装起义。10月底开始的起义,是中共地方组织领导工农群众,在南昌起义余部编成的工农革命军第二师的配合下举行的,先后占领海丰、陆丰全境和惠阳、紫金的部分山区。

      人民为党的正确领导、为建立起属于自己的政权而欢呼。海丰工农兵代表大会开幕前,无处不鼓乐喧天,“较之旧历新年的快乐,当更快乐得数百倍,人人喜形于色,欢呼欲狂。很明显的表现出他们以为既得土地耕种,又解脱一切债务契约的锁链,好像已至无上极乐之国一般。”

      我们党在事关革命前途的重大问题上,以大无畏的革命意志和敢为人先的精神在海陆丰发动起义、建立政权、创建根据地,此举具有开创意义,同时对广东革命形势的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。如广州起义前,海陆丰农民从没收的地主财产中,拿出2万元送给广州工人,作为购买武器之用。而广州起义后建立苏维埃政府等举措,也借鉴了海陆丰的经验。

      探索海陆丰根据地的实践

      “满天的红旗招展,马克思马路,列宁马路,中山马路两旁都写着红字的标语。”这正是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建立红色政权的生动写照。

      中国革命的特点决定了单纯的武装起义和流动游击,不能完成最终的革命任务,有根据地的,有计划地建设政权,开展土地革命,扩大人民武装,实现政权发展波浪式向前扩大,才能夺取革命胜利。海陆丰起义胜利后,在党的领导下,建立苏维埃政权,进行根据地建设,巩固和扩大了革命成果。

      公开打出苏维埃旗帜。1927年11月,陆丰、海丰全县工农兵代表大会的召开,宣告两县苏维埃政府成立。没收土地案、改良工人生活案、改良兵士生活案、抚恤遭难烈士及被祸工农家属案、取消苛捐杂税案、妇女问题案……这些工农兵代表大会通过的决议案,鲜明体现出这一政权是完全站在人民立场上的。选举出来的政府人员,郑重宣誓:我们决心要为工农兵的利益而奋斗,不怕死,不要钱,不偏私,坚决地执行土地革命,打倒—切新旧军阀及帝国主义。

      最早进行土地革命。只有彻底实行土地革命,满足农民的土地要求,才能赢得农民。海陆丰苏维埃政权采取没收一切土地,统一分配的办法,实现“耕者有其田”。到1928年2月,海丰县没收和分配的土地占全县土地总数的80%,陆丰县占40%。

      发展壮大武装力量。海陆丰根据地的领导人认识到:工农阶级武装起来,扩大有训练的军队,才能保障土地革命的胜利。为此,他们在扩建工农革命军,并加强党的领导的同时,采取多种举措实行全民武装,建立县、区、乡赤卫队,并组织工人赤卫队、海上别动队等。就连妇女们也组织起来,建立“粉枪团”,成为一支“装束与男子同”的武装力量。

      大力加强党的建设。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建立过程中,党的队伍不断壮大。以海丰为例,在建设苏维埃政权头四个月中,党员人数从原来的3000人增加到18000人,支部数量从原来300个增至460个。在紧张激烈的斗争环境中,采取多种方式健全各级组织,强化政治领导,加强思想教育,实行严格纪律,进行党务巡视,处理不合格党员,保证了我们党始终是革命事业中的坚强领导核心。

      这些举措,壮大了革命力量,扩大了党的影响,巩固了苏维埃政权。广州起义后,徐向前等带领的广州起义部队红四师到达海陆丰地区,加上在此区域活动的红二师以及海陆丰人民武装,革命力量得到极大增强,根据地不断巩固扩大。

      提供中国革命道路的借鉴

      在近代中国社会历史条件下搞革命,犹如攀登一座人迹未至的高山,一切攀登者都要披荆斩棘、开辟道路。

      由于反动力量异常强大,由于领导者的认识和行动受到时代条件限制,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在发展过程中也遭到了重大挫折。但前途是光明的,道路是曲折的,这是一切正义事业发展的历史逻辑。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,无论形势如何恶劣,海陆丰人民群众心中的革命火种一经点燃,经久不息,激励着他们绝不妥协、坚持斗争,直至迎来革命的最后胜利。

      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建立和发展,是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的重要组成,是海陆丰人民浴血奋战的胜利成果,它对于中国革命从挫折中奋起、对于激发人民群众投身革命事业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。

      1927年12月,中共中央机关刊物《布尔塞维克》刊发《中国第一个苏维埃(广东通信)——海陆丰工农兵的大暴动》一文,详细介绍了海陆丰起义。1928年1月,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会议通过的《广州暴动之意义与教训》决议案,高度肯定和详细介绍了海陆丰武装起义和根据地建设,认为其第一次提出土地革命口号、第一次组成工农兵政权,并要求把海陆丰胜利的经验充分运用到一切农民暴动中。

      1928年,广东省委编写了《海陆丰苏维埃》小册子,该书共12章、数万字,对海陆丰的武装起义和苏维埃政权建设进行了详细介绍,并寄往各地,供参考学习。

      海陆丰革命根据地也引起了毛泽东的注意。他在领导井冈山革命斗争时,撰写的《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?》《井冈山的斗争》等著作中,多次提到海陆丰。这其中,既有对其革命行动的肯定,也有对其失败教训的分析。农村包围城市、武装夺取政权思想的形成,离不开毛泽东的艰辛探索,而海陆丰革命根据地在武装斗争、政权建设、土地革命等方面较早、较完备的有益探索,以及其中蕴含的经验教训,则为我们党探索形成中国特色革命道路提供了有益借鉴。

      (执笔人:国防大学政治学院王喆)

    查看原文


版权所有: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有限公司 内容管理: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党群工作部(党组宣传部)
技术支持:中国兵器工业信息中心 京ICP备05038394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100200